公司动态

2019年10月9日养猪业重要信息汇总

发布时间:2019-10-10 13:57   作者: admin

摘要: 猪周期 是生猪生产和凯发k8ag旗舰厅网址猪肉销售过程中的价格周期性波动。在猪肉价格景气时,养殖户为了追逐利润,增加能繁母猪和生猪供给,造成猪价下跌,养殖户减少供给,猪价重新上涨。猪的生产周期决定了一轮完整的猪周期历时3-4年,同时在一年之内受节假日和气候影响呈现出小周期波动。能繁母猪代表产能,扩大生猪供应先要扩大产能。从猪仔成为后备母猪需7个月达到可繁殖状态,能繁母猪生产1胎需要5个月左右,2年可产仔5次。母猪产仔再经过1-2个月的保育期和5-6个月的育肥期,生猪可出栏。因此,直接补栏仔猪仅需6个月左右即可,当月生猪存栏量预示着未来半年的生猪供给;但从补栏母猪到增加猪肉供应需18个月左右,即一轮猪周期约3年左右。我国每年生猪出栏量在7亿头左右,因此月末生猪存栏量应至少有3.5亿头,但截至8月底我国生猪存栏仅1.98亿头,同比-38.7%;能繁母猪1968万头,同比-37.4%。

2006年以来,我国大致经历了四轮 猪周期 ,主要有以下特点:一是每轮猪周期基本上在3-4年,下行时间略长于上行时间,主要是因为在下行阶段,利润下行但只要未亏损,养殖户退出的意愿不强;二是每轮猪周期均伴随疫病助推,但最近的猪周期相较过去明显存在非市场化的政策因素如环保干预;三是规模化和技术进步导致需要的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量下降,因此新一轮猪周期产能恢复后对应的存栏量将低于前期;四是不同于历次猪周期,本轮猪周期仅影响CPI,并未传导至PPI,核心CPI和非食品CPI下行、PPI连续为负,宏观环境是总需求不足。前三轮猪周期分别均历时4年左右,上行周期分别为2年、15个月和2年,最高涨幅分别为132.6%、98%和76.6%。

本轮猪周期始于2018年中,已历时1年3个月,已上涨141%,根据2年左右的上升周期及本轮周期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量过快下滑,可能要到2020年下半年迎来价格向下拐点。一是居民猪肉消费需求较大,但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为十年低点,当前供给缺口高达1000万吨。我国猪肉消费占全球49.3%,远高于欧盟的19%和美国的8.7%,国内肉类消费中猪肉消费占比高达73%,短期内牛羊禽肉难以替代。二是我国进口猪肉量长期仅占国内猪肉消费的3%左右,占全球猪肉出口的18%。今年以来虽加大进口力度,但仍无法弥补供给缺口。1-8月累计进口猪肉116.4万吨,逼近去年全年119.3万吨的总额,累计同比40.4%;5-8月猪肉进口当月增速分别为62.6%、62.8%、106.7%和76%。随着猪肉进口大幅增加,进口单价也大幅提高,8月达到2.27美元/千克,较年初上涨31.6%,同比为36.6%。三是环保政策纠偏和非洲猪瘟疫苗研制需要时间。

政策建议:一是多措并举增加供给,稳定猪肉市场供应,密切跟踪替代品牛羊肉价格并加大投放。建议短期内适当放松对生猪养殖业的环保约束,减少不合理的禁养区划定。加快投放储备的冻猪肉。扶持前期退出市场的养殖大户,帮助其尽快恢复生产。此外,应尽快寻找新的猪肉进口市场如巴西、澳大利亚等,在确保检验检疫安全的前提下,大幅增加进口猪肉数量。二是降低猪肉生产过程中的相关税费和交易运输等的成本,增加对养殖户尤其是大规模养殖户的融资支持。三是从需求端重点补贴对猪肉价格上涨较为敏感的低收入群体,建立与猪肉价格涨幅挂钩的动态补贴机制,补贴人群与低保、贫困户等名单挂钩。四是从长效机制,进一步提升规模化养殖场在种群选育、养殖技术、检验检疫等领域的水平,提高行业集中度,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提高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和信息化水平,加强冷链物流配送体系建设等,推进生猪 就近屠宰、冷链配送 经营方式。

1.1 猪周期 的产生

猪的生产周期决定了一轮完整的猪周期历时3-4年,同时在一年之内受节假日和气候影响呈现出小周期波动。能繁母猪代表产能,扩大生猪供应先要扩大产能。从猪仔成为后备母猪需7个月达到可繁殖状态,能繁母猪妊娠期114天左右,哺乳期20天,空怀期14天,所以1头母猪生产一胎需要148天左右,2年可产仔5次。2018年,国内平均每头母猪年提供的商品猪数量为19.2头,低于国外先进水平4-6头,随养殖技术进步将提高。母猪产仔再经过1-2个月的保育期和5-6个月的育肥期,生猪可出栏。因此,直接补栏仔猪仅需6个月左右即可,意味着可根据当月生猪存栏量推断未来半年的生猪供给;但从补栏母猪到增加猪肉供应需18个月左右,因此一轮猪周期约3年左右。我国每年生猪出栏量在7亿头左右,因此月末生猪存栏量应至少有3.5亿头,但截至8月底我国生猪存栏仅1.98亿头,同比-38.7%;能繁母猪1968万头,同比-37.4%。

生猪养殖为处于产业链中游,上游主要有种植业、饲料、兽药疫苗等,下游主要是屠宰场和肉制品加工厂等,产业链总产值超过3万亿元,其中养殖业产值达万亿以上。当前生猪养殖主要分为两种模式,即 自繁自养 ,典型如牧原股份;另一种是 公司+农户 ,公司提供仔猪、饲料、疫苗兽药及技术人员支持,待生猪长到出栏体重后由公司负责回收销售并给农户支付代养费,如温氏股份、新希望等。目前两种模式均有成功案例,前者占用资金相对较大,折旧多、兽药和疫苗费更高,但过程可控;后者占用资金少,折旧少,有利于刚进入生猪养殖行业的公司弯道超车,但需要支付大额委托养殖费。牧原股份每头猪分摊的折旧费用为温氏股份的2.58倍。当前养殖方向主要为规模化、科技化和产业化,盈利的关键在资金、技术和成本控制。

从历史数据看,我国猪肉价格波动和CPI波动高度相关,2008年至今,猪肉价格和CPI指数的相关系数达到0.82,远高于CPI篮子中的其他商品。

1.3 2006年以来的四轮猪周期

第一轮 猪周期 是2006年中-2010年5月,历时4年,其中上行周期2年,涨幅132.6%,下行周期2年。2006年初猪肉价格持续处于低位,致使养猪业处于亏损状态。部分养殖户亏损严重,永久退出,大量母猪被淘汰。2006年全国能繁母猪的存栏量下降3.6%,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2.6%。在大规模的产能出清后,生猪数量下降开始逐渐传导至猪肉供给端。2007年,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延缓了补栏速度。因此,猪肉价格从2006年中开始企稳回升,2007年全国22个省市的猪肉平均价格为18.8元/千克,较上年上涨41%;加之春节等短期因素作用, 2008年3月猪肉价格达到25.9元/千克的高点。此后,猪肉价格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09年甲型H1N1疫情爆发,2010年出现瘦肉精和注水猪肉等食品安全事件,公众的消费信心受挫,需求阶段性下降,对猪肉价格形成进一步压制。2010年6月,全国22个省市猪肉平均价跌至15.5元/千克的低点。

第三轮周期是2014年5月至2018年5月,历时4年,其中2014年5月-2016年5月为上行周期,历时2年,涨幅76.6%,2016年5月-2018年5月为下行周期,历时2年。2014年底猪肉价格迈过W型底部,开始进入上升区间。由于自2014年起,我国开始实施严格的环保禁养规定,并着力提升生猪养殖业的规模化程度,导致大量散养户退出市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开始进入持续性的下降通道中,2015年上半年爆发猪丹毒疫情等使得猪肉供给减少,猪肉价格上行至2016年5月。此轮猪周期的特点是受环保和规模化影响,猪肉价格上行并未带动生猪显著补栏。因为环保压制补栏,同时规模化养殖提升了产业效率,一方面提升了生猪的单体重量,另一方面使得能繁母猪提供的仔猪数量上升,因此能繁母猪存栏持续下降、2016年生猪存栏下半年略回升3%,生猪屠宰量未受到明显影响。猪肉价格自2016年中开始下降,并在2018年中完成筑底。

2 超级猪周期形成的原因、影响及展望

2.1.1环保政策导致生猪存栏持续下降

在中央各部委的大力推动下,各地方纷纷制定了划定禁养区和区内污染养殖户搬迁计划,层层加码扩大化,一刀切。从环保部公布的进展情况来看,南方水网地区禁养区养殖场关闭搬迁工作进展顺利。山东、四川、重庆、湖北等省市已经完成禁养区的搬迁工作。但在执行过程中,一些地方的政策执行层层加码,导致禁养区划定范围不断扩大。例如,广东番禺在今年5月修订了生猪的禁养区规划,禁养区面积由原来的50平方公里大幅扩大至410平方公里,达到原规划面积的8倍。大量散养农户不得不退出生猪养殖,一些不符合环保规定的大型养殖场也被关停,大批生猪被处理,导致近年来生猪存栏量持续下降。

2.1.2规模化养殖升级导致散户大量退出,猪肉供给下降

我国规模化养殖率任重道远,难以一蹴而就。近年来大规模养殖厂的效率提升正在边际递减。2018年我国MSY约为19.2头,较2017年的18.5头增长3.7%,增速较2016年的11.6%明显下滑,显示出规模效应正在边际递减。另一方面,当前我国的MSY与国外先进养殖场23-24的MSY水平相比仍有差距。

2018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传入我国。由于传染性强,没有有效疫苗,加之一些不法商贩为了牟利违规运输带病猪肉,非洲猪瘟很快传遍全国所有省区市。同时,由于我国部分地区防疫能力较弱,客观上也未能有效阻止非洲猪瘟的广泛传播。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表示,近年来,一些地方动物防疫机构队伍弱化,突出表现在机构体系不完善、基层工作队伍不健全、经费保障不足、基础设施老化陈旧等,难以满足防疫工作和产业发展需要。非洲猪瘟的蔓延对我国生猪养殖业带来了明显的损失。截至2019年7月,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43起,扑杀生猪116万余头。

2.1.4新一轮猪周期使得猪肉价格存在内生上涨动力

2.2未来展望:短期内,猪肉价格可能仍将保持高位,2020年下半年可能出现价格拐点

如前所述,猪肉消费需求从长期看由居民收入水平、人口增长和消费结构决定,短期受季节性饮食习惯、流行疫病、食品安全和消费替代效应等影响。在低收入水平下,肉类消费需求受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影响较大。而当社会进入中等收入水平之后,肉类消费需求主要与居民的饮食结构以及饮食偏好有关。

从未来看,长期方面我国居民受收入、城镇化进程、消费习惯影响对猪肉的消费总量还将继续上升,短期内受价格上升、猪瘟影响可能有所下降,但与供给端的大幅下降比需求端影响变化相对更小。我国居民收入将持续增长,城镇化进程持续上升,对健康的追求可能略降低猪肉消费比例,但是从世界水平看,我国大陆居民人均猪肉消费量39.8千克,在亚洲国家和地区中处于中高水平,与香港67.1千克相比,仍有一定的增长潜力。

长期以来,我国的猪肉市场高度依赖于国内供给,进口猪肉量占总猪肉产量的比例不超过3%。今年以来,由于猪肉供给缺口不断增大,我国已经加大了从南美等地进口猪肉的力度,7月以来对美进口猪肉大幅增加。1-8月,中国累计进口猪肉116.4万吨,逼近去年全年119.3万吨的总额,累计同比40.4%,金额同比56.7%。5-8月猪肉进口当月增速分别为62.6%、62.8%、106.7%和76%,其中对美猪肉进口自去年3月中美贸易摩擦以来持续下行,去年四季度基本上不从美国进口猪肉,2018年全年为-48.3%,占中国猪肉进口的比重从近年的13%下降至7%。今年以来,中国加大对美猪肉进口,增速从年初的-30%上升到7月的206.5%和8月的426%,累计增速85%。

伴随中国增加猪肉进口,进口单价也大幅提高,8月达到2.27美元/千克,较年初上涨31.6%,同比为36.6%。

非洲猪瘟疫苗研制目前仍然面临很多困难。当前非洲猪瘟的疫情防控取得积极进展,今年以来非洲猪瘟的疫情发生频率有所降低。但要真正防控非洲猪瘟疫情,需要研发出有效的疫苗并广泛接种。然而,非洲猪瘟疫苗研发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截至目前在国际上还没有任何一种非洲猪瘟的疫苗被批准上市。目前我国的非洲猪瘟疫苗研发尚处于起步阶段,研发出安全、有效、质量可控的非洲猪瘟疫苗任重道远。因此,我们预计非洲猪瘟疫情仍难以彻底消除,对生猪生产的负面效应仍将持续。

综上,短期猪肉供求缺口难以解决,生猪价格上涨仍将持续。鉴于当前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量大幅减少,完全恢复产能需从增加能繁母猪开始,能繁母猪到仔猪再到育肥需要的周期较长,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供需矛盾缓解,届时猪肉价格可能迎来拐点向下。

2.3.1宏观上,猪价上涨带动CPI保持高位,与PPI持续分化,货币政策更应关注经济的总需求不足和工业品通缩

但需要注意的是,本轮通胀上涨具有鲜明的结构性特征,是部分商品供给不足而非需求旺盛带动,并不会引发全面通胀,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主要是通缩压力而非通胀压力,不会掣肘货币政策。今年以来,尽管食品价格出现明显上涨,但核心CPI同比稳中有降,PPI则因内外需不振,连续两个月处于通缩,压制企业利润和制造业投资。今年通胀的特点是两大分化:CPI的食品与非食品的分化以及CPI和PPI的分化,在下半年将进一步持续。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应加强逆周期调节力度,降低MLF利率引导实际利率下行,高度重视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的疏通;当前一方面要防止货币放水带来资产泡沫,另一方面也要防止主动刺破引发重大金融风险,用时间换空间、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扩大改革开放、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积极性。

2.3.2 中观上,超级猪周期将加速生猪规模化养殖,提高行业集中度,提高冷链猪肉运输比重

超级猪周期将深刻影响我国肉禽运输业格局,从活体运输到冷鲜猪肉运输,从 调猪 到 调肉 。2017年中国省级猪肉调运规模达1240吨,占当年产量的24%。我国居民喜食鲜肉,因此猪肉调运主要采用了活禽畜长途调运的方式,运输业产能也主要以运送活体生猪的 运猪车 为主。本轮非洲猪瘟来袭之后,中央对疫区采取了禁止调运的政策,暂时关闭省内生猪交易市场,利用冷链将猪肉从产区运往销区,很快便导致了 运猪车 大量闲置,而运送生鲜肉类的冷藏挂车供不应求,部分地区的冷链车的运费较禁运令之前上涨超过60%,使得猪肉产地和销地供需不匹配的矛盾进一步突出。考虑到近年来冷链物流技术的逐步成熟,且传统的活禽畜运输存在诸多问题,预计非洲猪瘟疫情将带动我国冷链物流行业的发展,我国猪肉运输预计将从活体运输逐步向冷鲜猪肉运输转移,实现从 调猪 向 调肉 的转变。

2.3.3微观上,猪肉价格上涨增加低收入家庭生活成本

根据OECD有关居民收入和肉类消费的数据,从图中可以看出,居民的肉类消费与收入的对数水平呈正相关,在低收入水平阶段,居民肉食消费将随着收入水平增加而快速增加,但收入超过一定数值后,这种效应将逐渐衰减。同时,肉类单价越低,消费随收入增加的效应越明显,在图中显示即为低单价肉类如猪肉、禽肉等低单价肉类消费量与收入的系数,大于高单价肉类如牛肉、羊肉的系数。即人们总是希望通过消费便宜的肉食尽可能高效的满足身体的蛋白质需求。

整体来看,猪肉是我国居民消费量最大的肉类,且猪肉价格通常低于牛肉、羊肉等替代品的价格。因此猪肉价格上涨对低收入家庭的影响非常大。从政策角度看,当前对低收入群体应重点关注,通过发放肉食补贴的形式弥补猪肉价格上涨带来的额外支出,补贴金额并根据市场价格及时调整,防止居民正常生活水平受到影响。

一是放松环保限制、增加对养殖户补贴和增加储备肉投放等多措施增加供给,稳定猪肉市场供应,密切跟踪替代品牛羊肉价格并加大投放。建议短期内适当放松对生猪养殖业的环保约束,扩大生猪养殖的用地范围,减少不合理的禁养区划定。利用财政补贴等手段扶持前期退出市场的养殖大户,帮助其尽快恢复生产。同时,要加快投放储备的冻猪肉,千方百计稳定国内猪肉供给。

猪肉价格上涨导致猪肉的替代品如牛羊鸡、大豆等食品的需求上涨,建议及时跟踪重点商品的价格,对于价格上涨较多的商品,及时增加储备投放,稳定供应。

三是从需求端入手,重点补贴对猪肉价格上涨较为敏感的低收入群体,降低猪肉价格上涨带来的负面作用。近期猪肉价格上涨较快,建议将当前的定额补贴制度改为动态补贴制度,将补贴额度与猪肉价格上涨挂钩,补贴人群与低保、贫困户等名单挂钩,提高补贴力度,并做到及时发放,最大程度降低猪肉价格上涨对人民生活的负面影响。

上一篇:你知道锦带花该如何进行盆栽吗? 下一篇:没有了